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好不好&忍不住了就在楼梯间做了

王梅楞了一下,这才知道为了自己的事老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有点愧疚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老张,我刚才说话冲了点,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给刘亮说说,就说你和我爸认识,谅刘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张大喜过望举起杯子对王梅说道:

 

 

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萨啊,刘亮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着这么漂亮的媳妇不好好疼爱,还在外边勾三搭四的,来,我敬你一杯。

 

 

这话简直说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举起了茶杯对老张说:

 

 

老张还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给我办事,我亏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尽管打我电话。

 

 

说着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觉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老张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终于放下心来,静静的等待着药效发作。

 

 

一想到待会就能把刘亮的老婆搂在怀里肆意妄为,老张就觉得热血沸腾。

 

 

两个人聊了一会,王梅突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她一只手撑着脑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疼。

 

 

老张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假装关心的说道:

 

 

是不是天太热了,有点中暑了,快点喝点凉茶解解暑吧。

 

 

老张说着举起茶杯递给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个干净。

 

 

过了一会,她感觉到身体像是着火了,热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谁,在哪里了。

 

 

好热啊。

 

 

王梅说着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张没想到这个药效这么猛,要叫王梅在这了,那明天肯定上头条新闻了。

 

 

他赶紧走了过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个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吗?

 

 

王梅迷迷糊糊的问道。

 

 

快别说了,走吧。

 

 

老张说着往桌子上扔了两百块,半搂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饭店。

 

 

一个老汉搂着一个娇嫩,那是相当怪异的画面,一路上不时有人向着老张投来奇怪的目光。

 

 

老张心里有点刺激又有点害怕,搂着王梅快走两步,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扶着王梅坐在一个花园边上,然后拿出手机叫了一个出租车过来,他把王梅扶到车上说是去天海宾馆。

 

 

司机怀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张怒道:

 

 

看啥,这我闺女,我她爹,我女婿在宾馆等着呢。

 

 

司机这才知道误会了,也不多说,直接把车开到了天海宾馆。

 

 

老张选这地,主要是因为这宾馆是他一朋友开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坐在吧台的是老张的朋友大头鬼,看到老张抱着一个女人进来,也不说破,笑呵呵的问道:

 

 

老张,过来开房啊。

 

 

老张喘着气说:

 

 

别问那么多了,过来搭把手,这小娘们可真沉。

 

 

大头鬼也不是啥好人,闻言喜出望外,和老张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楼走去。

 

 

一进宾馆,老张的胆子就大了,一只手随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赞叹着王梅的胸真有弹性。

 

 

大头鬼的手也没闲着,偷偷的在王梅的上摸了两把,心想,这老张也真是有福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极品。

 

 

张哥,这女人是谁啊?

 

 

大头鬼忍不住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了,记住别往外乱说就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