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0万达私人影视院影4480万达影视院在

送走了老头之后,狼王就偷偷的来到了距离住的地方不是很远的一个书店里,书店很大。狼王尽量躲避人多的地方。将书店里的书籍认真翻阅了一遍,书店的藏书量很大,看了整整一天都没看完。狼王对自己的记忆是非常有信心的,只要看一遍,就可以将那些文字牢牢的镶嵌在脑海里,即使当时没有完全理解的,也可以留待以后慢慢的消化。 和老头说过话之后,狼王感觉到这个世界太陌生了。自己应该尽快的熟悉这个世界,这个环境,从而才能更快的融入到这个环境当中。因为老头曾经说过,自己被通缉了,尽管还是不是很理解通缉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还是尽量的小心,好在一天无事,貌似也没有人认出他来。等到了夜晚,狼王如鱼得水,虽然书店的保安非常认真小心的做着清场的工作,但是狼王想要不被他们发现,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夜晚对于狼王来说,是最好的掩护,他不用在担心暴漏自己的行藏,可以放心大胆的在书店中挨个书架的搜索和阅读。对于他来说,书上的一些东西实在是太重要的,狼王如同一个刚刚从沙漠中走出的饥渴的人,畅游在绿洲中,尽情享受着学习的快乐,疯狂的汲取着书中的营养。只是狼王就搞不懂了,为什么有关考试啊、公务员啊之类的书籍这么多,难道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忙碌这些么? 东方泛起了鱼肚的白色,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狼王伸了一个懒腰,从书店的窗子飞了出去,一阵风似得奔向了自己藏身的那个危房。一个小孩站在一个民居的楼房的楼道口,揉着惺忪的睡眼,正看到狼王在半空中划过的影子,小家伙指着曾经飞过身影的地方,奶声奶气的喊: “哇,奶奶,快来看啊,超人啊!” “我靠!” 狼王在心里暗自骂道,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孩居然起的这么早,只听到小孩的奶奶轻声的斥责道: “什么超人,胡说八道,哼,以后你要是再看那些连环画,我就都给你烧了!” 狼王知道,小家伙的脸上一定写满了委屈,不过没办法,谁让你说错了呢,他看到的不是超人,对于那个内裤反穿的家伙。狼王没有多大的好感,再说了,自己貌似应该叫做——妖精,更合适! 当狼王回到自己蜗居的地方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个一身黑色风衣,带着大大的宽沿礼帽的大个子站在了床边。狼王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危房之内也能忽然有人出现: “这里是危房,你怎么来到这里了,当心有危险。” 狼王主动问道,那个人连头都没抬,他的脸依旧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只是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帽檐下面传出来: “你住在这里都不怕危险,我只是偶尔来到这里,有什么好怕的。” “哦,你是来找我的?” “你觉得呢?” 狼王觉得和这样的人说话好累,索性不再理他,径自走到了自己的床边,躺到了上面,随手从衣服里掏出一本书,这是在他离开书店的时候,顺手牵羊弄来的,书名叫做《狼的故事》。 那个人没有等到狼王的回答,自己就有点急了: “我就是来找你的。” “有什么事,你可以说,我听着呢,如果你是和那些警察是一起的,我建议你还是多找几个人来吧,呵呵,因为凭你一个人无论怎么样,你都抓不到我。” “警察?哼,他们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群只会伸手向老百姓要钱的蛀虫罢了。我和他们不是一路的,而且我也不是来抓你的,我是奉了我们老大的命令来请你的!” “请我?呵呵,有意思,那你们老大是什么人,他请我,我就一定要去么?” “在A市里,我们老大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他请的人还没有人敢不去呢。哼,那些警察都不知道你的踪迹,可是我们老大却早早的就知道了。从这一点上,你就应该知道我们老大的能量。” “呵呵,是嘛,想不到是这么大的一个人物,不过我还真的就不想买他的这个面子,他请我,我还真懒得去,没空,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请走吧,我还要早点睡觉呢!” 那个装的酷酷的人显然没有想到被拒绝的如此干脆,愣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 “你不去会后悔的,你知不知道,我们老大的能量,哼,他只要知会一声,在A市中就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哈哈,其实现在在A市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呵呵,情况再差点也差不到哪里去了,我向来不喜欢人让我废话,我已经说过了,我要早点睡觉,请你马上离开!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戴着礼帽的人又是犹豫了好一会没有出声,好像是在心里思量着什么,最后,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可能是他想着自己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了无法向他嘴里的老大交差的问题,终于还是忍不住继续啰嗦道: “你要考虑清楚了,年轻人,可不要犯糊涂……” 还没等他说完,他已经从的危房中飞了出去,整个人重重的摔倒了地上,狼王没兴致看他狼狈的样子,不过在他飞出去的瞬间,他还是顺手一把将他的礼帽拉住,虽然讨厌像他这样故意装酷的人,不过他的礼帽貌似还不错,带到头上应该还是蛮有性格的。 耳边传来了那个傻帽在大街上疼痛造成的哎呦声和他的谩骂声,狼王不用看也知道,在他的周围一定已经引来了不少路人的驻足观看。对于是否能暴漏行藏,狼王到不是很担心,可是听到那个家伙,如同乌鸦一样的鼓噪,让他听着实在是心烦,随手打出了一道口诀,让那个家伙的嘴上好像被胶水粘住一样,只能哼哼,却无法发出一个完整的字来。 很快,外面终于安静了下来,估计那个家伙已经逃回去向他的主子汇报了。狼王才心满意足的躺倒了床上,继续打量着手里的礼帽。在这个多风的季节里,天气已经有点热了,还在脑瓜上顶着这样的一顶帽子,除了装酷,实在是没有第二种解释。 将礼帽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也就玩的腻了,随手扔到了一边,专心致志的浏览着手里面的《狼的故事》,至于那个被丢到了窗外的倒霉蛋,狼王只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彻底的将他忘记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