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观看国产人妻视频

接下来的两天,张远心里有愧,徐洁每次来查房看他的时候总是找些借口,说自己困了或者没什么事,赶紧让她离开病房。 然而无论张远怎么克制自己内心的想法,那个场景还是会突然浮现在眼前。 黑色蕾丝文胸,一对饱满颤抖的美胸,以及配合着徐洁那高低起伏的呻吟…… 每次想到这些,张远就不敢看徐洁的脸。他对同事女朋友不应该有一点邪念的。这天晚上,陈昊出去带了吃的,叫来徐洁一起吃,张远因为刚动手术,陈昊给他点了清淡的。 吃饭时,陈昊有说有笑,尽量调节气氛,张远低着头吃东西,徐洁也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张远在病床上,有时候偷偷看徐洁一眼,徐洁穿着护士装,戴着护士小白帽,坐在小板凳上。 因为坐着的原因,张远一转头,就看到徐洁那白嫩纤细的手指正在夹菜,V领的护士服不能完全遮住她里面那套精致的白色内衣。虽然护士服没有修身这一说,但张远觉得这件护士服简直就像给她量身定做的一样,甚至她那婀娜多姿的杨柳细腰都能一目了然。 尽管徐洁注意坐姿,尽量蜷缩着双腿,但她那双修长白嫩的大长腿还是无处安放,直直地伸出去,就露在外面,张远第一眼看上去没看到她穿着丝袜,仔细看才看到徐洁穿着肉色丝袜。 两条腿子匀称,没有突出,直直落下来,张远以前每次听陈昊说他女朋友很漂亮,身材很好,张远还不相信,这会儿彻底相信了。 “洁儿,公司安排我去一趟外地,说是有个交流会,让我去学习下经验,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张叔,不然他一个人很孤单,知道么。” “陈昊,你也知道,医院的事很忙,我怕我……腾不开手照顾张叔……”徐洁抬头看了一眼张远,张远赶紧避开目光。徐洁最担心的就是跟张远独处,每次想起那晚的事,徐洁内心就很冲羞愧难当。 “陈昊,我一个大男人,徐洁在医院本来就忙,你就不要难为她了。”张远对上徐洁的目光,心里一紧,该死的,他现在脑子里全是陈昊和徐洁的那挡子事。 “洁儿,我记得今天晚上好像正好你当值,你是护士,张叔身体又不能动弹,你晚上帮张叔擦一下身上,张叔都好几天没洗澡了,现在天气又特别热。” “不行!”徐洁断然拒绝,蹭的一下站起身来,饭盒都掉到地上了。 陈昊被徐洁吓了一跳,“你怎么了,洁儿?张叔是我师傅,虽然这么说不好听,但也正因为借着这次生病,我才有机会报答他,你又是你们医院最好的护士之一,咱们一起照顾张叔是理所当然的啊。” “我……”徐洁支支吾吾地说,“晚上我记得我们一起的小刘要跟我换值夜的。” “陈昊,你就别为难徐洁了,再过段时间我好了以后回家再洗吧。”张远拍了拍陈昊的肩膀,看了一眼徐洁,徐洁低头不说话。 张远感觉气氛十分尴尬,他看得出来,陈昊在极力劝说徐洁,徐洁又因为心结不想面对他。 三个人吃完了这顿饭,陈昊跟徐洁一起出去,陈昊对徐洁说:“洁儿,你要是有空一定要帮我好好照顾下我张叔,这次出差,你以前看上的那个纪梵希的口红,我买了送你。” 徐洁虽然满心欢喜,但她知道张远看他们那个了。她要怎么面对他啊? 徐洁点了点头。 徐洁在休息室十分苦恼,她本来想着跟同事小刘换一下值夜,可没想到小刘说她男朋友今晚过来,两个人要一起吃饭看电影,只能说很不凑巧。 晚上九点多,陈昊已经回去了,徐洁找了一圈没找到替换的人,只好自己来给张远擦洗身子。 徐洁走进病房,张远已经睡下了,徐洁看了下点滴一切都很正常,她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给张远擦一下身子。 徐洁见张远睡得很沉,心想要不就不洗了,明天陈昊问起来就说张叔睡着了,她就没好意思打扰。 徐洁这样想,心里舒了一口气,刚转身出门,就听到张远的咳嗽声。 张远咳得很厉害,徐赶紧过去倒了杯水,扶起张远,喂他喝了口水:“张叔你慢点,先喝口水。”徐洁又在张远背上拍了拍。 徐洁靠得很近,一只手扶着后背,身体自然而然靠得很近,这一靠上来,张远的身子蹭在她那一对丰满高耸的美胸上,尽管徐洁穿着护士服,张远一转眼仍旧看到了V领低胸护士服里面徐洁那件白色丝绸内衣,徐洁换掉了那套黑色蕾丝的,换了一件白色丝绸的印花内衣,内衣里包裹着两团让人忍不住咽口水的双峰。 徐洁定眼一看,看到了张远那双眼睛,吓得徐洁一下站起来跳开很远,水杯一下子扔在了张远身上,水洒了张远一身,徐洁一看又慌了,手忙脚乱地用手去擦水,口中直呼:“对不起,张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徐洁手赶紧在张远洒上水的衣服上用手擦,她着急之下也没注意,水洒到的地方正好是张远的特别部位,她也不管不顾闷头就擦,这一擦之下,张远那里虎虎生威,长大了不少,徐洁啊了一声,赶紧退后去几步。 徐洁内心羞愧,她……她竟然摸到了张叔的怪物,她感到很羞耻,可心里明明激动的,她甚至不自觉地跟陈昊的作比较,隐隐觉得张叔的比陈昊还魁梧。不不不,她怎么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陈昊可一直把张远当亲叔叔看呢,徐洁立刻面色通红,羞愧难当。 张远当然感觉到了,但他不好说什么,自从看到他俩那个以后,他在徐洁面前都不敢直视。 徐洁愣了一会,冷静下来,呼吸也平稳以后,她才嗫嚅着:“张叔,我给你擦擦身子吧,现在水也洒上了,不换也不行了,顺便给你洗一下身子。” 张远还在迟疑,只见徐洁直接走过来,转到身后,把他的上衣扣子一个个解开,把外衫脱掉。 张远整个人都是懵的,这时候更要命的是徐洁身上那个香水味正好是他最喜欢闻的,鼻子里充满香气,徐洁一双小巧玲珑的手在他眼前移动,张远感觉自己呼吸都严重起来。 徐洁不等张远反应,又转到他前面,他一伸手,抓着两只裤脚,让张叔稍微抬一下屁股,徐洁一低头,慢慢地把裤脚往出抽,张远往前一看,又看到徐洁那件内衣下面包裹的两只肥美的小白兔。 不行了,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应该也不能有任何邪念,这可是同事女朋友。 但他压制不住自己身体里的血液流向,它们好像受到了统一召唤,向一个地方集合。徐洁怕张远抬屁股疼,尽量轻一点拉掉张远病号服的裤子,徐洁刚开始精神集中,只担心张远动手术的部位疼,尽量小心翼翼,从他的呼吸和换气来判断,刚开始徐洁觉得张远有些紧张呼吸不畅,这会儿再听呼吸,发现张远换气很快,呼吸急促,她以为自己弄疼了张远,抬头一看,徐洁啊地一声,捂住脸别过身去,徐洁知道张远并不是因为忍着疼痛喘息加重,而是…… 张远的怪物作祟,隔着衣服瞪着自己。 徐洁驱除邪念,一丝不苟、认真履行自己白衣天使的职责。陈昊说得没错,给病人擦洗身子是护士的职责所在,尽管徐洁刚开始不想这么做,但一旦开始做了,那就要认认真真地服侍病人。 徐洁心里一直这么想,但一想起张远那双猎豹一样的眼睛看到的情形,现在她看到张远捂着那里,就浑身忍不住不舒服起来。 怎么办,这太尴尬了,尤其她现在满脑子想的是张远躲在门缝里欣赏着他俩的情形,她还要给张远擦洗身子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