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好深戳到肚子了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李三棍是屯子里有名的跑腿子,四十多岁的人了,愣是没有取上个媳妇。 整天在村里游手好闲的晃悠着,家里那块地里的草都有一人多高了,也不见他收拾收拾,一年到头也省不了几棒子苞米。 不过要说这货没娶上媳妇吧,但是到挺招女人稀罕,屯子里不少寡妇骚娘们都喝他钻过苞米地,想来应该是本钱不错。 听说李三棍不光在外面话啦寡妇,和他大哥李老蔫的媳妇也就是他大嫂还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 用老话说,李三棍就是个二流子。 屯子里一般每人愿意搭理这个狗皮膏药似的玩应,哪知道今天也不知道是那扇门没关好,竟然把这么个东西放了进来。 李三棍哪里肯错过这么好的揩油机会,两只豆大的贼眼不停的往新娘子的领口里面飘,而手上也不含糊,趁着人多手杂没少在新娘子的身上占便宜。 “狗日的,竟然跑到老子这里占便宜来了,真给他胆肥了!”葛小亮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 在他眼里,现在新媳妇起码有一半是他的,应该算是他的私人财产了,哪能允许李三棍子给他截了胡。 当即两步就撺到了炕上一把推开了李三棍。 “狗日的,你他娘的赶紧给老子滚,等会在让老子看到你,第三条腿给你打断,看你他娘的还咋钻苞米地。”葛小亮骂道。 李三棍刚要急眼,抬头就看到了面色不善的葛小亮,当即就蔫了。 要说别人怕李三棍,葛小亮可不怕,这村里能收拾李三棍的人没几个,但是恰好他葛小亮就是其一。 这话还要从几年前说起,当时葛小亮不过十五六岁,一次到县里赶集,葛小亮发现李三棍竟然掏屯子里人的兜。 当时就给他戳破了。 恼羞成怒的李三棍找来了县里的两个地痞就想着收拾葛小亮一顿。 他那知道看爹娘生靠天养的葛小亮竟然比他还荤,也不知道在那个摊子上面摸过了一把菜刀追着他就是一顿猛砍。 当时要不是他跑得快,恐怕非交代在那不可。 而葛小亮的诨名也就从那个时候传了出去,十里八乡喝葛小亮差不多大的孩子都对他恭恭敬敬的。 “是小亮啊,嘿嘿!。”李三棍往炕沿边缩了缩。 “咋,是老子,没啥事都出去,老子要给新娘子验身!”葛小亮仰着脖子说道。 葛大傻子一听到验身的人来了,当即裂开嘴一笑。 他爹已经和他说了,只有验过身之后才能和新娘子洞房干那事儿。 而林凤凰也太起头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一直听说但是没有见过的验身人。 “出去出去,俺爹说了,验过身才能洞房,你们赶紧出去,莫要耽误了小亮子给俺媳妇验身。”葛大傻子嚷嚷着开始往外轰着人群。 众人才一个接着一个有些依依不舍的从新房当中走了出去。 “大嫂子,我叫葛小亮。”葛小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话。 这种场面确实有点尴尬,验身的步骤他早已经通过屯子里的老人知晓了,但是总不能一进来就让人家脱裤子,然后好像是犁地一样的就开整吧。 林凤凰好奇的打量着葛小亮。 要说葛小亮生的确实不赖,知识平时没有一件像样的衣裳,所以一直都是邋里邋遢的,那张不错的脸就始终没人注意到。 可是今天换上了一身新西服的葛小亮看起来异常的精神,再加上那修长均匀的身材,咋瞅咋都要抢过葛大傻子一万倍。 越是瞧着葛小亮,林凤凰就越觉得自己命苦,白瞎她生的这么漂亮,竟然要嫁给一个傻子,想想都觉得委屈。 眼里就泛起了泪花。 “大嫂子,你哭啥啊!” 葛小亮一看新娘子竟然哭了,顿时有些麻爪了。 该不会是他把人家给吓到了吧,还是这个新娘子害怕验身啊。 葛小亮一番呼吸乱想。 “小亮子,人都走了,你啥时候给俺媳妇验身啊,俺还等着洞房呢!”葛大傻子的话在葛小亮耳边响起。 也不知道这狗日的事真傻还是假傻,怎么一说道洞房就急的跟个猴一样。 “大嫂子,你看……”葛小亮觉得让人家躺好的话有些难以启齿。 而林凤凰仿佛也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梨花带雨的俏脸也不仅一红。 葛小亮只见林凤凰微微闭上了眼睛,双手捧着胸口躺在了炕上。 其实也用不着脱裤子那么麻烦。 林凤凰现在穿的就是个裙子,只要一掀起来就能看到里面的风光。 葛小亮只觉得自己的手从来没有像现在抖的这么严重,就算是当初拿着刀追着李三棍跑了几条胡同也没有这么斗。 喉咙有些干涩的葛小亮吞了口唾沫,而一旁的葛大傻子则等着两个滴溜圆的大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林凤凰那两条白皙的大腿根。 林凤凰躺在炕上,小心脏和扑通扑通的跳着,脸上脖子上都一片通红,好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 下身的裙子被掀开之后,林凤凰就感觉到有一只粗糙的手不经意的在她大腿上面摩擦了一下,她的整个身体就好像是触了电一样,顿时起了一层的鸡皮嘎达。 那只粗糙大手开始还只是一点点的触及自己从来没有被人摸过的地方,但是隔了几分钟之后,就变成了沉重的抚摸。 葛小亮脸色张红,裤内的那活儿仿佛是要撑破了裤子顶出来一样。 呼吸渐渐沉重的他手上越发的用力,但是就是不敢触摸那藏在红的裤头当中的神秘之地。 葛小亮甚至已经看到几根黑色的毛发从裤头的边缘伸了出来。 可就当他咬咬牙要把手伸进去的时候,葛小亮就忽然听到后院有脚步的声音。 “葛小亮个王八犊子,想独占那娘们的便宜,休想!” 一声咒骂过后,葛小亮忽然听闻外面啪嗒的一声脆响,紧接着屋内的灯就灭了。 就在新房屋内灯灭的时候,新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用力推了开啦,葛小亮只听到一阵呼呼啦啦的脚步声就只带坏了,这是有人诚心要找事儿,来占新娘子便宜来了。 当下来不及多想,葛小亮就一个翻身,抱着躺在炕上的林凤凰滚进了炕柜底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