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雪姐姐?” 回忆再一次被打断,我不解的低下头。 忧正伸手在我面前晃,然后,满脸抱怨:“不要再想了啦,我快饿死了。” “” 北城外面,喧闹嚷嚷,大街上百姓忙出忙下其乐融融,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与东方非雪所在的麟帮形成对比,麟帮清冷而严静,三个不同风格的绝美女子齐聚一堂。 千演媚一身大红衣袍将丰满高挑的身材衬得更为火辣,修长的秀腿向外裸露着,全身装束大胆而艳治,此时一双媚眼有些怒意和不满,怪瞋道:“不安分的人越来越多了,都欺凌到我们头上来了,真当我帮没人好欺负吗?” 千演媚话刚说完,坐在一旁的芳华就忍不住皱眉:“不要去介意一两个小人的挑衅。” “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你知道吗,他们居然有人说我们麟帮是个无能的帮派,说这里的弟子个个学武不精,整天无所事事的闲人!一个个无知口气还敢这么狂妄,听得我就心烦。不管了,若是今日再让我听到有人在外头诋毁我帮,我千演媚第一个就去把他们的人头割下来,挂在北街示众,倒要看看还有没有人这么不知好歹了!” “很好,顺便告诉天下人知道,江湖略有名色的麟帮,挂着羊牌卖狗肉,不是正派实则是一个小型的黑暗杀手组织,如何?” 坐在最上方的白衣雪袍女子手上拿着书,头也不抬的淡淡说道。 一下被堵得接不了话,千演媚的脸色有些差,性情直爽的她有些不悦的撇过头。 芳华瞧见,淡淡一笑,手上正削着苹果的动作加快,削好,再细心的用刀切出一块,递给她。 突然就听见起身的声音,一向婉慧娴静的芳华察觉,问道:“非雪,你去哪里?” 被叫住的白衣女子转过头,露出的左半颜白如雪,左眼瞳平静,唇微启:“去拿这个月的悬赏名单。” 走在北街,进了一间叫“葬事房”的店铺,此店经营的都是一些死者用品,无视那些殡葬花圈葬礼寿衣,直接走到角落的一扇门前掏出怀里的“葬令”牌。 里面好似有人在守,见非雪掏出本店持有的“葬令”后,门便轻轻打开,一个男士恭敬的把手一偏示意进入。 里面出奇的宽敞,不像刚在外看起来那般窄小,一名俊俏的男子坐在厅内,看见有客人进门唇角好看的弯起,温文尔雅。 “欢迎。” 没有与他寒暄,径直坐在他柜台前专为客人准备的椅子便开口:“照常一样。” 陈羽灏似是见惯了非雪的言简意赅,倒也直爽的就从柜中拿出一本很薄的本子递给她。 接过大概浏览了下,漫不经心的低喃:“这月想置人于死地的人倒是蛮多。” 陈羽灏看着她没有过多情绪的左眼,似笑非笑:“这不是对你来说是好事么,悬赏人越多钱也来得越多。” “那这本悬赏簿我就带走了。” 想也不想地开口,倒是把陈羽灏有些刺激到了,白了白眼:“这可是宝贝,我看着你是常来光顾的已经破例让你先看,整本都接上你也不怕麟帮吃太撑。” “不给我我就要了你的命。”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