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半夜打开我的腿 还喜欢把下面放在我胸上

“孟楠,今日定要血染剑园,夺你辰月”,惊骇天地的巨啸突然在万剑园上空传播开来,一道泛动着紫色光华显的格外妖异的身影伫立在半空,一张苍老的脸上不时还带有一丝邪笑,以他为中心,四面开始漫延一种令人恐惧的血腥气息。 “来者何人,敢来我剑园作祟”,数百道身影由万剑园中冲天而起,无数把剑在天际交织着, “哈哈,如此说来,就先拿你们开刀了, “费话少说,今日,我众万剑园弟子,定以身护园”,一位三十来岁,凌空于百位万剑园弟子前的人说道。 “你就是他的大徒弟” “正是” “那就先让你的血来祭我的剑”,话音刚落,泛动紫色光华的身影双手在胸前扣动仙决,由天际飞临下一把冒着黑色剑气的魔剑,一时间,一股由魔剑剑身散发出来的血腥气息弥漫了整个天际见此情形,剑园众弟子内心隐隐感觉到一阵不妙,领头的大弟子当机立断,随即大喝一声,“万剑决,起”,数百位剑园弟子将手中的剑抛于空中,与原本在天际游荡着的仙剑融为了一体, “众师弟以我为阵眼,启动剑决” 百位弟子纷纷双手在胸前扣动剑决,控制着个自的仙剑,以大师兄为中心,无数把剑在身旁环绕着,发出金光,澎勃宏伟的金色气焰,燃烧了数十里之远,大师兄举起了自己的配剑,天篮色的火焰从身体上迸发出来,无数的剑鸣声回荡在天空,仿佛世间万物只要落入剑火中,都会被融化为灰烬,金色火焰的中心冒出了天篮色的巨大火球,夹杂着毁灭的气息,不禁让人心生惧意,惟恐忽然有道火星朝自己奔来,倒至化为尘埃, “呵呵,万剑决,那家伙即然不出来,那我就先灭了你”,话语落下举起了魔剑朝着剑阵一剑劈去,深黑色剑气随之而生,黑色光华与金色气焰刹那间碰撞在了一起,两股毁灭万物的气息瞬息间相互碰撞,刹时间狂风作响,风起云涌,剑与剑相互之间剑鸣声凄惨的鸣叫着,像是在诉说着此刻的悲痛,黑色剑气直冲金色火气焰,瞬间爆炸,空间中产生无数的空间裂缝,有几个万剑园弟子因不甚,而掉进了裂缝之中,被绞做肉酱,碰撞之后,金色气焰略微暗淡一下,但又重新发出耀眼的火光。 “不错,孟楠那家伙创的剑诀是吧,只可惜这阵眼不是他,剑也不是辰月,我便把它给破了,血染你剑园”,话了之后,紫色身影提起魔剑,疯狂的朝着剑阵劈下一道道深黑色剑气,先前仅仅只是一道就产生了如此可怕的能量爆炸,现在却是几十道,上百道,谁也不知到这剑阵能否撑下这轮可怕的进攻,上百位剑园弟子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等,等到孟楠的归来,一切便都有所了结。阵眼中的大师兄,抬头凝望着天空,微微轻叹一声,随即直视着众师弟,一瞬间眼中透露出点点忧伤,似乎在此刻师弟们也明白了师兄的意思,都点头示意。 “燃我本命,重归混沌”,百位弟子齐声喊出了法决,只见原本三丈高的金色气焰,瞬间长了八丈之高,火焰中的仙剑也被烧作熔浆,在气焰中化为一条巨龙,盘踞在气焰上空,在阵眼处的天篮色火焰,与大师兄共同化为一颗龙珠,进入龙腹,上百位万剑园弟子纷纷自爆,凝出本命,飞向巨龙,幻化出一枚火红色龙鳞,附于巨龙的眉心之处。巨龙仰天长啸,一声悲伤的龙啸响彻天地,回荡在耳边,黑色剑气被一声震碎,原本令人惧怕的魔剑在巨龙的面前变的不堪一击,原本从紫色身影散播的血腥气息被巨龙发出的一种霸气,与一种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的龙皇气息所代替。 “这是?难道是龙皇,如此说来他早就算到我会趁他不在,来血染他的万剑园,只是,呵呵,孟楠你算错了一点”, 巨龙飞腾于剑园之上,引得无数的雷电轰鸣,原本晴朗的天气转眼间变的乌云密布,下起了瓢泼大雨,那巨龙弯延着身子,两只龙角发出璀灿夺目的光芒,不是还有金色火焰从嘴中喷出,凄凉的长啸之后,居然口吐人语,一双龙眼还带有愤怒之情。 “蚀血,你今使我万剑园几百余人丧命,现在你该偿命了” “一头破龙而已,别太狂妄了,孟楠在哪儿?叫他出来,就你还没那资格与我交手” “有没有资格试试便知,何必多说费话,至于师傅,你蚀血早就是他的手下败将,不用他动手,我来就行” “哈哈,好猖狂的口气,那我就看看你的实力与你的口气是不是成正比”,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