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人玩得不能下床在车上被弄到高c

赵丰年看到女人的脸一下子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窘态,立即放开她。 沈瑞雪走出几步,扯下身上的衬衣,丢到男人的脸上。 赵丰年微笑着摇摇头,把衣服穿在身上,又追上去。 这时,赵丰年看到一只蜜蜂飞到女人身后,伺机蜇人,心里一急,伸手拍过去。 啪! 一声脆响,蜜蜂飞走了,赵丰年的手拍在女人的屁股上,舍不得移开。 “臭流氓!” 沈瑞雪大骂一句,猛然抽手向赵丰年的脸扇过去。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赵丰年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传来,顿时傻逼了。 “你干嘛打我,我帮你拍蜂子。” “我拍的就是疯子!” 沈瑞雪恶狠狠地说,咬牙切齿,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赵丰年捂着脸,感觉委屈极了。 “姑娘,我真不是故意摸你屁股的。” “你还说?” 沈瑞雪又把手扬起来,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男人。 赵丰年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沈瑞雪看男人傻愣着,急忙走开。 赵丰年不甘心,追上去说:“姑娘,你一个人走很危险,我来保护你。” “不需要!”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不能。” 赵丰年生气了,大声说:“我不能白挨你一耳光!” 呃? 沈瑞雪停下脚步,抬起头向赵丰年投去不屑的目光,说:“你想怎么样?” “我…” “想找我算帐?” “对。”赵丰年应声道。 “臭流氓,我告诉你,你刚才非礼的是饮水村的驻村第一支书,我可以叫人来把你送回牢里去。” 什么,送回牢里去? 赵丰年愣住了,想必眼前这个美女支书把他当成逃犯了。 “不是…” 赵丰年解释道:“我不是逃犯,你误会了…” “不用解释了。” “不是,我想跟你说…” “不用说了,我叫沈瑞雪,你有种到卜婶家来找我。” 赵丰年怔怔地说:“瑞雪兆丰年!?” “对。你这怂货,敢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已经告诉你了。” “你告诉我了?” 沈瑞雪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家伙明明还没说他叫什么的名字,却偏偏说他已经告诉她了,太不老实了,真不是个好东西。 而赵丰年觉得这两个名字特别有意思,傻笑着说:“对呀,我叫赵丰年。” “兆丰年?” 沈瑞雪一阵愕然,她压根就不相信有人会叫这个名字。 “不是预兆的兆,是赵二狗的赵。” 沈瑞雪又是一怔,赵二狗谁呀,很有名吗?没听说过。 “赵丰年?” “对,我叫赵丰年,你这人长得还可以,就是智商有问题,一个名字要我说三遍。” “你——” 沈瑞雪想骂人,一双美眸含嗔带怨。 赵丰年看在眼里,开心地笑了,他觉得太有意思了,老天是特意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要不然名字不会这么凑巧。 “臭流氓,你笑什么?” 沈瑞雪看男人在笑,心里发毛。 赵丰年讪笑一下,说:“沈瑞雪,我记住你了!” 沈瑞雪觉得此地不可久留,绕道走开,赵丰年却上来将她拦住。 “让开!” 沈瑞雪呵斥道,带着警告的语气。 赵丰年不但不让开,脸还凑了过去。 沈瑞雪心里一急,膝盖猛然向上一顶。 “哎呀!” 赵丰年胯下受袭,钻心的痛,捂住身子蹲下去 “再跟上我,我踢死你!” 沈瑞雪冷冷地说了一句,转身走了。 赵丰年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个名叫沈瑞雪的女人离开,心里骂道:“臭三八,再让我看见你,先奸后杀!” 赵丰年休息了一会儿,才站起来继续赶路。 走上层层的梯田,赵丰年看到明晃晃的水田倒映着晚霞,天色不早,加快了脚步。 赵丰年走到山顶,回头看梯田从山头到山脚,蜿蜒有致地包围着整座大山,梯田沐浴在夕阳下,水面折射出道道金光,仿佛那儿装得满是灿烂的金子。 太阳落山,暮色悄悄降临。 这时,赵丰年远远地看到山上有一灰蒙蒙的村落。 走进村子,赵丰年满眼是贫困的景象,一栋栋破烂的吊脚楼建在小河两边,楼板上长满了青苔。 屋外大都堆放着干柴,楼上有的晒禾谷,有的晾自家染的粗布,一个个面容黝黑,表情木讷的村民站外廊上张望。 “阿年,是你吗?” 这时,一个穿粗布百皱裙的小媳妇在对面一栋楼的外廊向赵丰年喊道,她说的是本民族的厒话,但赵丰年意外的发现自己能听懂,原来自己还有母语。 立即,赵丰年激动得直想哭。 小媳妇跑下楼来,她身后背着一个两岁大小的娃娃。 “阿年,真是你呀!” 小媳妇异常激动,眼里闪动着泪花。 “是,我是赵丰年。” 赵丰年用厒话回答,看到泪水在小媳妇的脸庞悄然滑落,心里问道:这小媳妇不会是自己以前的相好吧? “阿年,你不认识我了呢?我是阿娇。” 阿娇伸手把脸上的泪水擦掉,对赵丰年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但是,赵丰年真的认不出面前这个面容清秀的小媳妇了。 “阿娇,你还好吗?” 赵丰年假装认出阿娇,关切地问。 阿娇听罢,感动的泪水成串地从眼眶里掉下来,回答说:“我很好!” 赵丰年怔怔地看着小媳妇,好一会儿才说:“阿娇,你能带我回家吗?” 阿娇一愣,急急问道:“阿年,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以前的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 “你头受伤了吗?” 赵丰年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受伤了,一年前,在沙河下游一个渔民家里醒来,他就是浑浑噩噩的,记不起过去的事,一努力想就头痛欲裂。救他的是一个老妇人,她满脸的皱纹,老人在他面前总是挤出笑容,让他第一次感觉到皱纹是那么的友好和亲切,原来皱纹是笑容留下的痕迹! “那你还记得你阿妈吗?” 阿娇睁大一双惶恐的眼睛问道。 赵丰年愣了一下,不敢摇头,自己家里还有个阿妈,立即欣喜地说:“记得,阿娇,快带我回家!”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