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H系列辣文校园H系列辣文路星辰

张扬很NB,作为血煞帮的少帮主这些年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找小姐都得找个处。他扬少的名号那可不是一般的响亮。在盘城这地界只有他欺负人,没人敢动他一根汗毛。 但是昨天晚上他栽了,栽在一只翻毛皮鞋底下。这脸可是丢得大发了。 本来带着肥瘦二将喝点小酒,趁着酒劲准备着调戏个小妞。没想到小妞没调戏成哥三个被一双破鞋外带一只水壶给撂倒,趴在马路牙子上冻了一宿。 要是蔫不登的没人发现也就罢了,没想到一大早被一个好事的二逼拍了个照片发到朋友圈。这下可好,满盘城都在谈论着某个黑道大少撅着腚啃条石的壮举。 这让张扬情何以堪,脸何处放。 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张扬决定惩治那罪魁祸首。首先一个是那乱扔垃圾的混蛋,躺下前他瞄到扔皮鞋那主,虎扯扯的穿着一身乞丐装,皮夹克估计是垃圾堆里拣来的,牛仔裤没准套在身上好几年了。满脑袋干了粘的长毛,还带着一脸的胡茬。妈的,就这德行满盘城找不出第二个,张扬相信凭着自己的能耐,如果化不成灰那厮肯定是跑不了。 其次一个就是那小妞,长得挺水灵,叫的挺销魂。找到以后必须得办了,让她叫,要是那丫头不叫能招来一皮鞋吗。 于是一大清早,张扬集合手下,分成三波。一波胖子带队,专找各种旅店宾馆住宅小区。二波竹竿带队专搜超市商场。三波张扬亲自带队,汽车站火车站蹲点守着。 他就不信了,那两个败家玩意还跑得出盘城。 张扬大马金刀的坐在监控室里,旁边是车站监控中心的主任和自己的小弟伺候着,睁大了一只右眼目不转睛的盯着监控器。没办法左眼被那只破皮鞋砸了个正着,陆跣扔的不是一般的准,手劲也不是一般的大,张扬整个左眼现在已经封了齁,别说睁开看东西,还扯着半拉脸蛋子生疼。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监控器上。 虽然那头干了粘的长毛好像顺溜了,但那破了皮的皮夹克,拔了丝的牛仔裤,不是陆跣还能是谁?让张扬最为恼火的是那小子居然还穿着那双凶器皮鞋还带着那掉了漆的军用水壶。 “都他妈的听好了,给我把那穿皮夹克牛仔裤的傻逼逮住。”张扬马上通过对讲机吩咐下去。声音里带着些许疯狂和无尽的恨意。 随后便带着手下小弟跑了出去,这次他势必要将这个不开眼的二货弄的生不如死,让整个盘城人知道得罪他扬少的后果。 陆跣心情不错,虽然有点小曲折,但左健托付的事总归是办完了。而且还捎带脚救了那小丫头一次。这事以后得和左健好好叨咕叨咕,让那家伙欠上自己这个人情。 出狱前几天他都计划好了,第一件事是帮着左健给他闺女送东西,第二件事该是去靠山屯给老爹扫墓。按照计划本来是该昨天就上路的,不过因为左晓的事情耽误了一宿,还好昨天从那三个酒鬼身上搜刮了不少银子,咱这次坐火车回去,时间应该差不多。 一晃五年了,进监狱之前他来过盘城。那时候的盘城火车站破稀烂糟的,几年过去现在的盘城火车站变得大了,亮堂了,人也多了。 特别是盘城人民好像热情了很多,陆跣一进火车站就有十好几个大汉热情的迎了上来。 难道这年头车站也实行了迎宾服务?而且迎宾员还都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 甭管怎么说,人家热情咱也不能失礼不是? 陆跣身边是一个卖茶叶蛋的大姨,一锅的茶叶蛋热气腾腾,冒着烟提鼻子一闻,喷香!这玩意实在,而且还足够显示出自己的热情。陆跣决定就以茶叶蛋为见面礼。 陆跣从兜里掏出一把零的整的RMB,估摸着能有个二三百块。全数塞到茶叶蛋大姨的手里,估摸着连锅带蛋买下来不成问题。他冲着那哥几个嘿嘿一笑,端起煮着茶叶蛋的耳锅,犹豫了一下,快速的拿出四五个茶叶蛋揣进兜里。然后便将剩下的连蛋带汤全都泼了出去。 那十几个大汉正是张扬留在候车厅的手下,听到少帮主的吩咐后他们不敢怠慢。麻溜的冲着刚进门的陆跣冲了过来,没想到对面那厮不仅不跑还冲着他们呲牙一乐,给这帮家伙造一愣。 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见迎面一锅茶叶蛋铺头盖脸的砸了过来。走到后边的倒没啥感觉,可前边的几位可就惨了,茶叶蛋倒无所谓,那玩意砸身上连个包都不带起的。可满锅的汤水却让他们难以消受,被那玩意一秃噜满脸的血泡啊。还有一位光头大哥脸上倒是没事,可脑袋上却热闹非凡,如果有和尚在场的话一定会惊呼佛祖显灵。 这种生化武器杀伤力惊人,当场被泼到的四五个抱着脑袋满地打滚。凄惨的叫声如杜鹃啼血,似母猫叫春。整个候车大厅也被这一幕搅和的顿时沸腾。国人对于热闹从来都遵循着不看白不看的态度,更何况现在这个社会还有一个叫做朋友圈的地方,还有个叫网络记者的职业,拍张照片不仅能增加自己的知名度,还没准被哪个网站看上发笔小财。 于是买票口没了排队的,接站口没了等人的。几百上千的革命群众蜂拥而至,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严实。 “哥们,咋的了。”路人甲问道。 “我也刚看着,不过那几个好像是被茶叶蛋给砸蒙了。”路人乙回答。 “牛逼啊,茶叶蛋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路人甲感叹。 “这事很简单,一定是那几个小流氓想非礼卖茶叶蛋的美女,然后美女奋起反抗,从而引发了一场茶叶蛋大战。”路人大明白分析的很到位。 “这个好,堪比乞丐弟步行街卖弄风骚,这次是茶叶蛋西施大战黑社会。”路人甲大喜,赶紧拿出刚买的鸭梨手机拍照。 .............. 陆跣可不管他们这边有多热闹,趁着整个车站里乱作一团,发挥了平生最大的速度逃离了现场。不过他可不会傻不拉唧的往车站外边跑。他知道外边一定还有人等着收拾自己,于是陆跣趁着接站口大姐没注意,跐溜钻进了站台。然后几下子爬到一列运木头的火车上边。 呼哧呼哧的喘匀实这口气,陆跣拿出茶叶蛋细细的品味起来。 作为一个在社会上混迹了N年的老江湖,陆跣的眼睛可不是一般的毒。那十几个小子他一打眼就知道是干嘛的,而且更知道他们即将对自己干点什么。要说一两个陆跣还真的不发怵,可人家那是十好几个,而且还有可能有增援。傻逼才等着挨收拾,于是乎利用 一锅茶叶蛋陆跣溜之大吉。可惜了啊,那一锅茶叶蛋,火候正好,咸淡合适,陆跣真后悔没多拿几个。 热闹来的快散的也快,十几分钟人们的兴奋劲一过,火车站也就消停了。估摸着要收拾陆跣的那群家伙也去别的地方了。陆跣本来想着先坐着火车离开盘城,是非之地不能久留。能整出这么大阵仗的势力肯定不小,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能躲多远就该躲多远。 不过最终陆跣还是没走。 他现在琢磨明白了,这群人估摸着和昨天晚上那三酒鬼脱不开关系。既然现在能在火车站堵着自己,那就可能正在四处踅摸左晓。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陆跣现在知道左晓可能有危险就不能不管。 可是人家人多势众,陆跣可不能虎了吧唧的去拼命。首先他得保证自己的安全,保证自己不被那群王八犊子认出来。 咬咬牙,陆跣决定做一次贼。虽然说偷东西陆跣不是专业的,但好歹在监狱里混迹了整整5年。认识的小偷、大偷真心不少,耳熏目染的学了不少。整套衣服啥的没问题。 可是偷谁的呢? 火车站站长?那家伙体重能有300多,陆跣虽然也算是人高马大的,可是没信心能吧那身长袍大褂的腾起来。 那群保安看着体型不错,不过和自己一样都是穷哥们偷人家的东西心里有点不落忍。 售票员啥的都是老娘们,男扮女装这事陆跣可没兴趣。 哎,看来偷东西这活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正在发愁的时候,陆跣远远的看到警务室。他的眼睛一亮,决定从这帮家伙身上下手。 蹑手蹑脚溜到警务室门外。陆跣看到警务室里边只有一个小警察,正在聚精会神的对着电脑,耳朵上扣着一个硕大的耳麦,电脑上的撸啊撸打的正热闹。 嘿嘿,天赐良机啊。 警务室有两个房间,小警察在外间。里间是所长的办公室,那所长不知道去哪骚了,连窗户都没关。陆跣顺着窗户钻了进去,别的他没动,直接打开大衣柜。柜子里赫然是一套黑色的机车服,鞋柜里还有一双崭新的警察制式皮靴,机车服兜里还揣着皮手套和防风镜。没看出来啊这所长还很有品位,就这身了。 陆跣将身上的衣服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将那机车服套在身上。 呦呵,这所长哥们身材不错啊。衣服穿在身上陆跣感觉就像给自己特意准备的,真讲究啊。既然所长大人这么讲究那陆跣也得讲究点。看了看地上自己那身皮,虽然卖相不咋地但好歹也算是有些特色。就当是回礼吧。 细心的将破夹克和烂牛仔挂好,又将翻毛皮鞋擦干净摆放整齐。陆跣是个重感情的人,虽然这身皮不咋地,可是总有感情了不是。哎......装个粑粑啊——这厮就是有点抠而已。 陆跣麻溜的从窗户蹿了出去。 一身拉风的机车服,一双崭新的大警靴,带着不知价值几许的大墨镜,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现在的陆跣哪有一点乞丐弟的衰样,活脱脱一跨海而来的朋克男。 陆跣大摇大摆的走出火车站,一摸兜还有一把摩托车钥匙。不错,这警察叔叔还挺贴心的,准备的真全活。 来到停车场,找到摩托车,是一辆大越野。这玩意陆跣没摆弄过,不过摩托车这玩意都差不多,以前倒腾蔬菜的时候陆跣开过一辆江铃,现在的大越野难不倒他。 电动打火,给上油门,强劲的动力好悬没把陆跣甩下来。这玩意不是一般的狂野啊!不过哥喜欢,哈哈。走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