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宝贝趴下我要从后面_情深缘浅

我和娇娇也没心情逛街就回去了。我将娇娇送回家后回到自己出租屋,想到孙颖当街被人扒掉衣服,心里很不好受。 到了晚上,我还在胡思乱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孙颖的事情。 不可否认我对孙颖有着好感,但她做了别人的小三这种流言应该是真的,因为她不止一次勾引过我。没有想到,她那么漂亮居然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孙颖打来的电话。 “少华,你在哪里啊,我好需要你的安慰。” 电话接通,传来孙颖带着哽咽的话语,我能够听得出来她是那样的无助和孤独。 “颖姐,你怎么了,我刚从外面回来,这就上去看你!”明知故问的我,联想到之前孙颖在生活和工作上对我的照顾,实在不忍心抛下她不管,而且还是在她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 何况此刻娇娇也不在身边,我偷偷的去照看一下孙颖,不让她知道这事她会不会多想了。 挂掉电话之后,我便三步并作两步的爬山上五楼,房门没有关紧,应该是专门为我留的。 进了屋子,平日里非常注重形象的孙颖,此时面色憔悴的抱着自己的双膝坐在沙发里,凌乱的长发,披散在脸前,隐约之间还能看到她脸颊上那一道道泪痕。 在看她裸露在衣服之外的身体上,到处可见那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尤其平日里她那双勾魂摄魄的雪白大腿,此时却到处都是淤青,满目伤痕。 “颖姐,我去给你买点药,涂抹一下身上的擦伤。”心中明白缘由的我此刻也敢再多问什么。 “少华,不要走!就坐在这边陪陪我就好!”孙颖见我到起身去找药品的我,显得有些慌乱,以为我要离她而去,抚弄了一番自己那凌乱的长发,目光中满是祈求的望向我。 看着她那早已哭红的双眼,此时依旧泪光闪烁,我的心不禁为之心疼。虽然她是别人口中的小三,但她对我很照顾,就算她勾引我,也算是喜欢我的一种表示吧。 “颖姐,我不走,先上点药吧,不然会留下疤痕的。” 我从孙颖的家用医疗箱里,找到了一管云南白药创伤膏,先是抓她的胳臂,放在自己的腿上,便小心翼翼的为她的伤口涂抹药膏。 “少华,你有没有心疼姐姐?”情绪稍微有些平复的孙颖,有气无力的向我问道。 想到之前被孙颖一次次的言语挑逗,面对如此露骨的询问,我装作没有听到,继续帮其上药。 “颖姐,你先趴过身来,我帮你把后背上的伤痕涂抹一下。”将孙颖的手臂之上的伤全部处理完后,我示意她换个姿势。 孙颖此刻完全没有往日里给我的那种高高在上,像是将所偶有男人都掌控在自己手中一般的那种御姐气质,反如情窦初开的额少女,小鸟依人一般非常听话的依偎在我身边。 俯身趴在沙发上的孙颖,为了方便我给她的后背上药,竟然毫不避讳的将自己那宽松的上衣直接撩起。 当她那柔润光滑的后背呈现在我的面前时,顿时令我大吃一惊,吃惊的并不是她说遭受的伤痕,而是此时的孙颖竟然没有穿着文胸。 此时的她虽然是趴在沙发上背对着我,顺着她那光滑的后背看去,那被她挤压在沙发上的两个肉球,从身侧一边暴露着一半,浑圆而富有弹性,引得我的呼吸急促,总想上去触摸一下的冲动。 我一只手涂抹着药膏,在孙颖那丝滑的后背上,不断的游走着,加之孙颖不断的配合着我来回侧身,她身前的一对豪乳,就那样在我的面前,左右摇晃,呼之欲出一般,看到我真想从她的背后,一把将那两个浑圆的肉球握在手中。 我紧张得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少华,姐姐身边就你一个比较亲近的人了,答应我以后不要离我而去!”孙颖背对着我几欲抽泣。 “颖姐你的家人呢,怎么从来没见过姐夫人呢?”我想提到她老公,也许她以后就会顾及到家人不会再乱来了吧。 “别提那个男人了,就跟死了一样!”没有想到,话题被我一引,孙颖突然情绪异常激动起来。 “少华,你知道吗,姐姐就跟受活寡一样,老公都多久没见面,自己都忘了!” 孙颖继续述说之时,竟然再次哭泣起来,或许这个表面上风光无限的女人,背后里不知在承受着怎样的辛酸。 “我们是父母包办的婚约,我们之间没感情,结婚六七年了,我们在一块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三个月时间,姐姐还不到三十岁……”说到这儿,她激动地说不下去了。 孙颖犹如失控一般,提到自己的男人,竟然引得她如此的辛酸。 “少华不要离开我,姐姐需要你的陪伴!”说话间,孙颖突然翻身面对向我,而因为上药的缘故,她的上衣依旧撩起在肩膀上,双手搭在我的脖子上。 那两个令我心神向往的肉球,一览无余的呈现在我的面前。 “少华,你知道吗?姐姐需要你的抚慰!” 孙颖口中继续喃喃自语着,竟然拉起我的手,向着她自己的胸前按去,就在自己那只手刚刚触碰到那柔软的乳峰之时, 从我的指尖传来一阵犹如电击的兴奋,但是被欲望麻木的情绪却同时被那股电流惊醒过来,头脑中再次想起上次被娇娇误会的场面,意识赶紧回归到理智。 心慌意乱的自己不想在做对不起娇娇的事情,于是赶紧将自己的手从,孙颖的身前用力的抽出,而后扔下手中的药品,赶紧出门回到自己的出租房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