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男生为什么要把你下面弄湿

孟长生机械的抬起头来,正上方一道如神似魔的身影正凌空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脸色虽还有些苍白,却已不再浮肿,露出不怒自威的面容来,看上去四十上下,衣着虽然破损,却难掩身上的霸道跋扈之气。 “噗通” 福伯骇得一时没有站稳,掉进了水中。 “第六境……”孟长生神色难看,重重吐出三个字来。 武道第六境,凌空境! 天罡帝国虽然人人都身怀武道,但凌空境无论在哪里都可称得上雄主!是镇压一方的恐怖存在! 即便号称高手如云的军队中,也可掌有千军,稳坐统领宝位!如果功劳大上一些,坐上大将都不是不可能! “摄!” 浮尸猛地动手,凌空虚抓,却不是对着孟长生,而是掉落江中的福伯。 福伯被看不见的力量抓住,飞离江面,砸回了船上,瑟瑟发抖的看着从天而降的身影。 “本来你这般作为,便是剥皮抽筋都不为过。” “浮尸”缓缓开口,眼睛微眯,杀机盎然,好像马上就要动手,将孟长生剥成个血葫芦。 “这么说,还有第二条路?”孟长生闻言反倒镇定下来,此人要动手早动了,不用在此废话。 “浮尸”眼中闪过满意,点点头,道:“不错!一般人如此做,自然是立刻身死,谁也救之不得!不过,若是我徒儿如此,我却不会放在心上,如那顽童捣蛋,算不了什么。” 孟长生一愣,心思电转,做出了决定。 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有转机,如今不能激怒此人,一个不好就是杀身之祸! 拜师便拜师! “咚咚咚” 孟长生跪下磕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孟长生一拜。” “好!自此你孟长生便是我李玄风的徒儿!”李玄风一扫冷漠,连忙拉起孟长生,面带欣喜。 福伯呆愣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拜师,搞不明白这二人演的是哪一出。 “我李玄风的徒弟,怎能是区区腾挪境?”李玄风忽的皱眉,从怀里拿出孟长生曾搜去的白玉盒,取出那颗黑色丹药来。 “长生,这却是你的运道了!为师日前曾获得一颗神丹,便当做见面礼,你且服下吧!” 看着李玄风递过来的丹药,孟长生心中苦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算是颗毒药,容得他拒绝吗?一狠心,接过丹药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竟没有丝毫感觉,好像吃了一团空气,眼中突然看不见任何东西,天地间只剩一片白茫茫。 猛地全身刺痛,冥冥中有股巨力似在抽离,要把自己身上某种东西剥出来,向天上飘去。 “轰” 孟长生脑海中一震,天地变了样子,不再是白茫茫,哪怕是在夜中,仍然五光十色,缤纷多彩。 茫然的看向四周,景色除了色彩浓郁得过分,又回到了方才吞丹药前,而李玄风,正在下方微笑着仰视。 仰视? 孟长生思绪渐渐清晰起来,低头看去,脚下正有一个双目紧闭的“孟长生”! 这才惊觉自己竟是双脚离地,飘在了半空! 这种状态似曾相识,梦中老死时也是这般! 神魂出窍! 我这是死了! 孟长生悚然,念头一动,慢慢飘落下地,感觉轻飘飘没有一点重量,足下也没有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忽的一阵冷风吹来,孟长生喘不过气来,同时身体一阵寒冷,好像要被风吹散一样。 不好! 孟长生大惊,感觉就要魂飞魄散! 李玄风挥手送来一阵暖风,将孟长生的神魂推回肉身。 睁开眼睛,只觉头痛欲裂,头脑却又无比的清醒,涌现出许多奇思妙想,仿佛突然开了窍,孟长生自问曾经也算聪明,但和如今一比,简直就是蠢笨呆拙。 “世人只知武道,却不懂修神魂!神魂乃人之根本,魂强则人强!然武道之法,修之便如枷锁,锁住了神魂,使之无法增强半分!肉身一损,神魂有伤,肉身一灭,魂飞魄散!” “长生,你所服丹药乃是至宝,名为‘离魂丹’,不但使你肉身和魂魄分离,不再被束缚,同时,还让你能够修魂,从此天高海阔,任尔翱翔!” 李玄风悠然开口,目中有着追忆。 肉身、神魂分离? 孟长生抬起手,感觉有些吃力,仿佛在控制人偶,而不是自己的躯体。 “长生莫要担心!只要一修魂,区区腾挪肉身,如臂使指,比以前还要灵活数倍!”李玄风似是明白一切,猛地低喝:“盘坐凝神!为师传你修魂大道!” 小船在江中摇晃而行,李玄风眼中福伯不存在,开始传法讲解起来。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 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摇天柱。赤龙搅水津……” 孟长生骇然变色,拿捏不住情绪,这所谓的修魂之法,他熟悉无比,乃是梦中曾修习过的道家典籍! 梦中的他,沉迷此道数十年,找了十数本道家经典,尝试了无数次,妄图修仙延寿,法力无边,虽然一无所获,却将这些修行法决熟记于心。 地球真实存在? 李玄风来自地球! 孟长生浑身颤栗,心神剧烈波动,神魂竟然不受控制,要再次离体而出! “嗯?镇!” 李玄风轻咤一声,双眼大放蓝光,一股安抚镇压之意降临,孟长生虽犹自呼吸急促,神魂却渐渐平稳下来,没有再暴动。 “长生,凝神静气!”李玄风轻喝。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孟长生心中回荡起道家静心宝典,慢慢平静下来,身上散发出一股上善若水的气息。 饶是李玄风见多识广,见此一幕,也不由得微微一愣。 “哈哈哈!好!好!好!”李玄风大笑,快意无比,“就是你了,就是你了!”,毫无保留,尽心讲述修魂之秘。 孟长生渐渐物我两忘,沉陷于道决中,跟着法决打坐吐纳,感悟天地。 天地间游离着各种各样的神秘元气,操控着万物五行,主导着万灵生死。 孟长生感觉到一小股气流顺着天灵流向四肢,流到哪里,那里就一阵刺痛,正是天地元气!最后,如百川归海,所有天地元气汇聚向了丹田。 不知过了多久,孟长生浑身一震,丹田内的天地元气聚少成多,缓缓形成一个漩涡,缓慢的旋转,不停的从一边流出,流通四肢后又从另一边回到漩涡,构成一个玄妙的循环,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这就是一个周天! 孟长生明悟,睁开眼睛,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夜已经深了! 修行无岁月,古人诚不欺我! “醒了?” 孟长生望向声音源头,说话之人正是李玄风,转眼一看,福伯昏迷在了船角。 “长生,万万不可让人知晓你修魂!切记!”李玄风突然开口,目光看向了福伯,“杀了他!” 孟长生摇摇头,“不可能。” 李玄风抬起手,似要代劳,孟长生站起,立于福伯身前,没有说话,态度却明白无误。 见此,李玄风缓缓放下了手,“罢了,随你!”,看似有些不满,心中其实十分欣慰:这孩子虽然有些妇人之仁,却是可托之人! 孟长生见李玄风没有了杀意,询问起了道家典籍中许多晦涩难明的地方,李玄风一一讲解,孟长生渐渐豁然开朗。 皎皎月光下,这对名义上的师徒就这么讲授修习起来。 李玄风口中虽然漫不经心,眼睛也是半眯半闭,但是心中对这个新收的徒弟却是满意之极。 孟长生悟性极高,一点就通,更难得的是心志坚韧不拔,神魂强大异常。 这种人,必不会久居于草莽之间,实在是因为命运所戏弄,龙游浅水,蛰伏在渊,否则放到任何一个大家族中,无论是学武还是习文,早就脱颖而出,成了一方俊杰,岂会如此卑微无名? 不过正因为如此,这块大好材料才能落到他的手中,他所要教的,又岂止是一个俊杰而已! 而对于孟长生来说,不管李玄风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其所授予的东西,对他来说不亚于通天大道! 正是他心心念念所要得到的,长生之力! 如此这般,一个愿倾心教授,一个愿用心学习,孟长生于道法一途突飞猛进,朝阳初升之时,已跨入道家典籍中记载的第一个境界。 筑基! 筑基,铸造大道之基!长生之基! 道决修炼人的神魂,然而一开始却并不是直接提升神魂强度,而是借助天地元气淬炼体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神魂最先却是弱小,如孟长生神魂出窍,一阵风差点将他吹散,必需一个强大的肉身,来保驾护航,待得修为强大起来,即可舍弃肉身,以魂体傲笑苍穹! 没有强大的肉身作为基础,保护脆弱的神魂,一旦遭遇灾厄人祸,立刻就要身死道消,谈何大道?谈何长生?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