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女宿舍的群交 啊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嗯嗯阿用力嗯啊

沈越的表现让人摸不着头脑,我很不安却又无从琢磨。 直到我在海城一中高一九班教室里,见到了江晨。我才恍然大悟,这也许就是一场考验或者游戏吧? https://www.wds400.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296.jpg 但无可否认的是,见到江晨那一刻,我的心,无法抑制的抽痛着。 江晨看到我也很惊讶,我以为他还会用那种厌恶的目光看我呢。哪知他脸上竟然闪动着狂喜,整个人更是失控的从座位上猛的站了起来。 但我觉得沈越太小看我了,虽然江晨曾经带给我感动,但是当他把招妓的钱交到沈越手上时,我和他之间,就不会再有什么纠葛了。 “老师,我要陈久儿坐我身边。我想,您不会拒绝吧?” 江晨重新坐下,随意的翘起二郎腿。他嘴里称呼老师,神色间却无半分尊敬,反而有几分命令的味道。 “不会不会,那么,陈久儿你就坐江晨身边去吧。” 班主任是个大腹便便的油腻大叔,原本他看我的眼神很不规矩。但看江晨对我的态度后,他的目光顿时老实了起来。 我没有说话,规规矩矩的走到江晨身边坐下。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再度靠近之后我才知晓那对于我还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我僵直了身体,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而江晨更是肆意妄为,桌子下,他的手抓住了我的手。 我挣脱不开,只能警告性的瞪他一眼。 而江晨却满足的冲我笑开,桌子下的手抓我抓的更紧了。他的掌心火热非常,却暖不进我的心底。 我厌恶江晨这副样子,也很不能理解。他都说了我是一个妓女,那现在他这样自降身份和一个妓女拉拉扯扯是几个意思? 我恨不过,提起左脚狠狠踩在江晨的右脚上,用尽全身气力碾压。 江晨似全然没有感觉,他把自己的英语书朝我移过来。我一看,书页间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对不起,那天表现实属情非得已。久儿,你愿意听我解释吗?’ 我硬生生的移开目光,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下课后,我被江晨拉上教学楼天台。 一路被拽着疾走,我的右腿钻心的疼。江晨一停下,我眼前一晃就朝地上栽了下去。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江晨在瞬间把我紧紧的拥在怀中。 “陈久儿,你听我说。” 江晨的声线在颤抖,这么看来,他倒是真对我心存愧疚? 但我已经没兴趣听了,此刻我担心的,无非是这一幕被沈越看到或者传到他耳朵里。 但有些话,也是时候跟江晨说清楚了。 “江晨,够了。如果你对我还心存一丝怜悯,就不该和我靠得太近。还是说,你真的厌我入骨,非得看我被沈总处罚才开心吗?” 果然,听我这么一说,江晨的身体僵住了。 “我的腿还没痊愈,不想再让另一条腿或者其他地方受伤。你是华盛集团的少公子,而我注定是一个妓女。江晨江少爷,放了我吧。” 这番话过后,我和江晨之间就彻底断了。我不再怨他,也不会再为他心生涟漪。 “不……不是这样的。”江晨放开我,急于解释。但我冷然转身,不想听他多说半句。 “久儿,沈越的势力很大,他是海城的名副其实的地下皇帝。但在这海城一中,我是可以保护你的,你相信我!” “还有那天我那样做,也是为了保护你啊。如果我不表现得那么决绝,你可能会死的!” 听到这里,我回头看了一眼江晨。讥笑道,“哦?那江公子,你认为心死和身死,哪个更痛?” 江晨被我问住了,半晌说不出话。 海城一中,这是个温室,里面养着一群祖国的花朵。江晨他以为自己在一座温室里当老大,就能与从血炼地狱里爬出的沈越相抗衡吗? 回到教室里,刚准备坐下,一个绑着长马尾的女孩就怒气冲冲的走到我面前。我疑惑不解的抬头看她,见她虽然盛气凌人,眸子里却干净得不染尘埃。 “这位同学,有事吗?”这大概,也是一位富家小姐吧。 她双手撑在我的书桌上,冲我一字一句的下着命令。“给我离江晨哥哥远一点,他是我的!” 闻言,我忙收拾书本。“这样的话,你和我换座位行不行?这样,你就能离你的江晨哥哥近一点了。” “你……”女孩懵了。 我扬了扬手里的书。“换不换?快点决定噢,我还要看书呢。” “换就换,你可别后悔!” 江晨回来时看到他的旁边坐了别人,还有些诧异。但他和那女孩的关系显然很好,几声甜美的江晨哥哥就让他脸色缓和了许多。 我的心紧缩了片刻,随后,我趴在书桌上,以书盖头,企图遮掩那些欢声笑语。 “既然那么难受,为什么还要换?” 一张纸条被一根修长如玉的手指挪了过来,我抬眼望去,是我的新同桌。 他是个男孩子,带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儒雅斯文。或许是存在感极低,我开始没怎么注意他。此时一看,发现他的双手真的跟美玉雕刻一般。 我拿出笔,答非所问的回他一句话。“你的手真好看。” 那男孩微微一笑,随即便转头认真的注视起黑板来。上面,女老师正认真的讲着课。 我也收拾心思,认真听课。可我才小学毕业,哪能听得懂高中课程。一节课罢,脑子里完全就是一团浆糊。 老师走后,我颓废的叹了口气。其实沈越送我来读书,不管他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我都感激他。 小学毕业后,爸妈就不让我上学了,他们说女孩子学那么多知识干什么,以后还不是别人家的人。 天知道,我有多不甘,我有多想和别的孩子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 可如今又到了学校,我却完全听不懂了。语文还好些,数学物理化那些,还有英语,我只能干瞪眼,根本无从下手。 “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我。” 他的手指在书桌上有节奏的敲击,一双眼,好像看破了我所有的心事。 “岳池,她不需要你教。” 就在我愣神之际,江晨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他的手搭在我的肩上,宣誓着主导权。 我极不喜欢这种感觉,抖抖肩膀示意他放开。江晨见我是真生气,于是讪讪的把手收了回去。 “江晨,你文科理科没一科及格,还教别人啊?”岳池依旧一派云淡风轻,只是笑容未达眼底。 “你!”江晨显然被戳到了痛处。 我猜江晨体育成绩一定不错,想到这,我不禁捂嘴轻笑。 我这一笑,令原本两个还在对峙的男孩纷纷调转目光看向我。 我抿了抿嘴,满脸不自然。也许是换了个充满阳光的环境,一时间,我竟忘了自己是开在阴暗地狱的一朵花吧。 “不好意思,我去上个厕所。” 气氛太诡异,我不敢细细探究,只好找了个借口溜出教室。 也不知道怎么挨过了一天,还好老师们都有意忽视我,不然我这副魂飞天外的样子早就去墙角边站着反省了吧。 来之前秋姨就跟我说过,我不用像普通学生一般上晚自习,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后就可以回家了。 “你现在就回去?” 江晨拉住我的手,他咬着牙满目不甘。 “放手吧。”我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够硬了,但触及到他的温度,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沈越,你果然是个恶魔。我究竟要崩溃成什么样,才能让你满意? “滴滴!” 失魂落魄的来到校门外,迎面而来就是两声刺耳的汽车鸣笛声。顺着声音看去,不远处一辆红色敞篷跑车里,沈越带着墨镜正朝我远远看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ds400.com